当前位置:起点网 > 玄幻故事 > 求一些写玄幻小说的资料 不要怎么写的_玄幻故事

求一些写玄幻小说的资料 不要怎么写的_玄幻故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魔兽的名字基本都是自己想的,反正是玄幻的,你想成什么样都无所谓的。

  给个建议,你写的不一定要有什么光明神殿之类的势力存在,因为大多数小说都是这样,看多了就没了新意,所以想写的好点的话,你可以想一个其他的势力存在。而且网上没有具体的这类介绍,因为基本上都是作者自己想,或者从别的小说中总结出来的。

  你写的时候要把握好节奏感,要一环扣一环的下去,时时刻刻的都吸引读者的注意力。你中间也可以增加一些伏笔,引出下文,让读者自己去瞎想,但下文的内容有时又让读者意想不到最好。。

  展开全部1、我提个意见,说真的武打场面是必须有的,但我觉得不应该太多,奇遇应该多些,这样才能勾起我们的好奇心呀!这个只是我忽然一闪啊的念头,有不对的见谅哟!其实那个奇遇指哪些呢?比如说,结合这个世界的魔法元素啊,特别的内功心法呀!让他的武功突飞猛进,然后把那个走火入魔给控制住!但具体的,我不敢想,毕竟你有你的思路嘛~

  2、原定完结篇,是要讲一下小说的开局,但小强深思熟虑之后,咱们说点别的,节奏感。

  节奏感,这是一篇关于音乐的文章吗?当然不是,节奏感这个东西存在于任何娱乐文化中,音乐,电影,文学了。

  什么?听不懂,那咱们就用《金刚》这部电影来举例吧,一群冒险者登上小岛后,首先被食人族袭击,惊险,然后被恐龙群追杀,刺激,然后再被追杀,再被追杀,再被追杀,**尽在就是无**,当时我看金刚到最后的最大的感觉就是麻木,其实这就是节奏感出了问题。

  好的节奏要有张有弛,有的作者为了追求故事精彩,一直紧绷着弦,令故事与读者都没有喘息的机会,这本书也就没有了起来的机会。

  我们再来看看抑扬,如果主角一直被压抑,从头到尾弱到仆街,自始自终遭遇人间惨事,那书可能也要遭遇人间惨事仆倒在大街前;有的主角从一开始就风调雨顺,心想事成,神功在手,天下我有,看哪个美妹漂亮就哪个,然后再看哪个漂亮再泡哪个,看谁不爽就灭谁,看谁又不爽又灭谁,然后读者吐了。

  记得不止一位人气作者曾经跟小强说过,他们的成功之道就是抑扬之道,压抑——爆发,再压抑——再爆发,此招屡试不爽,百发百中,不过适当的压抑再爆发,也是很讲作者功力的,公式摆在这里,能否成功还是要看作者的节奏控制力。

  把握好节奏感,至此天下无敌。(是不是有点吹得过了,反正是完结篇了,总要搞得夸张点吧,就跟故事的结局决战最终BOSS一样。)

  嗯,写手进化指南,到此就告一段落(无尽的西红柿与鸡蛋如《英雄》中箭雨般铺天盖地向小强袭来,小强邪邪一笑,顺手摆了个周星星版齐天大圣的POSS迎接未来)

  3、目前学界对玄幻小说尚未给出定义。其内涵正在不断丰富,是现在进行时。越来越多的小说元素被“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作者逐一纳入其中。玄学、神话、武侠、科幻、童话、、推理、悬疑、惊悚等,被置于玄幻这口锅里煎、炒、煮、焖、烩。它们被认为“读起来很过瘾”,“能充分启发读者的想象力”,“具有强大的游戏精神”,“蔑视现实”。自2003年后,玄幻小说在网上兴起狂热的潮,许多作品点击率动辄以十万、百万甚至千万计,其繁盛程度令人惊叹。不可讳言的是,里面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作品写得非常差,特别是现在最红火的数以百万字计的超长篇,除个别外,其文学价值几乎等于零。但由于这个塑料化时代的需要;由于读者**的需要;由于已沦为经济动物的出版社利益的需要,它们横扫了2005整个年度。所以,这里请允许我向花城出版社表示敬意——他们对这种玄幻小说虚假的繁荣保持清醒,没有卷入潮流,也不装聋作哑,视其不存在,而是决定出版《200年中国玄幻小说年选》,试图从文学艺术含量相对较高的中短篇玄幻小说着手,找出隐藏在泡沫底下的石头,为那些有可能成为玄幻大师而现在还默默无闻的作者们提供文学荣誉,也为真正玄幻经典的涌现提供一个未来的平台。

  第一个源头是西方的奇幻与科幻。西方奇幻可上溯至希腊神话、罗马神话、日耳曼神话、北欧神话。古希腊伟大的游吟者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哺育着一代代文学狂想者。到上世纪中叶,托尔金的《魔戒》系列横空出世,成功地确立了西方奇幻小说的体系。这是一部由小矮人、精灵、巫师、半兽人所组成的奇幻探险故事,背景澎湃壮丽,人物奇特丰富,情节曲折变化,语言如诗如画,其影响力随着《魔戒》系列影片的上演风靡全球。现在读者们所熟悉的飞龙、精灵、架空世界及国族历史、魔法等等,全是受到《魔戒》的影响。

  中国玄幻小说的第二个源头是中国本土的神话寓言、玄怪志异、明清小说以及诸多典籍。中国远古神话源远流长,天地宇宙、日月星辰、山川草木尽在其中。这是一座取之不竭的宝库。

  中国玄幻小说的最后半个源头是日式奇幻加周星驰无厘头加港台新武侠加动漫游戏。

  玄幻小说作者大部分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业余作者,在前期的发表欲与后期的“银子”驱动下,一天能写一万字,一年能写三百万字者并不鲜见。于是,小说中出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一手拿着魔法卷轴”这样的句子也不足为怪。

  玄幻是脑力风暴激荡的结果。想像的风暴从何而来?来自经验。耳遇之成声,目得之为色。凡进入大脑得以储存累积之物,是为经验。经验可以累积、传递、分享。想像让经验发酵,是把五种粮食酿成五粮液的过程。由于作者的低龄化,经验的缺乏,对这种酿造过程中严格的工艺还没有深刻的理解,胡乱地把几种粮食堆在一起,加上酱油、味精,就梦想能搞出一种十粮液。小说的逻辑虽然区别现实逻辑,同样严密,不是一块随心所欲任人捏的面团。一次调动数千万军队攻城,几亿人在阵前厮杀——这不大好想像吧?前面交待从甲处到乙处坐普通马车要几个月的时间,后面主人公同样坐普通马车,却不要一天时间。这是在开玩笑吧?

  由于某点与等众多玄幻网站推出VIP制,更新速度被强调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再差的小说,只要更新快,也会拥有大批“粉丝”。速度已成为上帝。缓慢的优雅被唾弃,年轻人需要风驰电掣的快感来充实那个已被时代掏去灵魂逐渐塑料化的身体。中国有句俗话,萝卜快了不洗泥。这种速度,若能写出经典,除非是天才。因为速度,开篇勇猛,一鼓作气,然而再鼓力衰,三鼓气竭,即便硬撑着头皮杀青,已不堪入目。许多玄幻小说更因此沦为“太监”,行文一半,下面即没有了。更等而下之的是,到处拼凑抄袭。

  此外,玄幻小说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出版的不合理。凡潮流所趋处,必然可疑。目前玄幻小说的出版热点集中在上百万字的超长篇上,忽视了其中最有价值的中短篇。许多超长篇里并不乏精彩的章节,若单独拿出来改一改,就很出色,可惜作者因为出版机构挥舞的胡萝卜,并不愿意把注意力放在这块乏人问津的领域上,就只想着拼命写,最好一部小说能写一千万字,指望着能一炮而红。

  我不想再批评玄幻文学的模式化、低俗化、空洞化、反智化。万物生长,皆有开始。玄幻文学从整体上说,还在摹仿,谈文学性还为时尚早。过多的批评或许会损害玄幻文学里那种最宝贵的东西——自由精神与想像力。我相信,小树迟早会长成大树,但希望作者们多在立意、语言、情节、人物这小说四要素等基本功上多下点功夫。百炼钢化作柔指绕,文章多改几次不吃亏。说得不好听点,现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玄幻小说几乎是电脑程序的产物。但愿这些作者们今后的创作,文字不要太幼稚粗糙,结构不要太随意松散,情节不要太恶俗雷同,人物不要太千人一面。少写点血腥暴力、暗黑**,莫羡慕别人写字赚钱月薪数万。上帝不与人交易,只有魔鬼才与人做买卖。浮躁过后,最疼的还是自己。尤其是不要去写一些反人类、反社会的东西。

  写到这里,想起文学史上的“魔幻现实主义”,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在拉丁美洲兴盛起来的一种文学流派。这一流派的作家,把现实投放到虚幻中,通过虚实交错的笔触,采用夸张、讽喻的方式,运用欧美现代派的创作手法,来网罗人事、编织情节,甚至加入神秘、神奇甚至古怪诡异的内容,以图描绘和反映错综复杂的历史、社会和政治现象。其中最著名的作品为加西亚-马尔克斯获诺贝尔奖的《百年孤独》,以及胡安-鲁尔福的《佩德罗-帕拉莫》。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小说同样可装入玄幻这个大箩筐,但它是严肃的,是深刻的。那个似乎并不存在的世界,用扭曲的光与影,诉说着我们人类所共有的困惑。

  4、。他们一旦接触到了玄幻作品,很容易被其通俗的文字,简单的文章构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新奇、新颖、神秘的故事情节,以及主人公那原本只是草根一族的人物,得道成仙的历程以及命运所吸引,这是符合他们阅读心理滴。

  若各位能因此而有所收获,是本人最大的心愿!共同进步祝各位作者都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小说的作者必须牢记这点:不要过分描述任何事情,无论它是特顿山脉,是夕阳,还是怀基基海滩上的斑马。否则,你叙述的力度就要受到影响,你也将使读者的注意力出现危险的空白。请记住爱勒莫。雷纳德的金玉良言:“我总是力图去掉那些读者会跳过去的内容。”读者的确愿意跳过那些无效内容。

  描写绝不仅仅是描写。大多数背景描写的危险在于一连串的漂亮的陈述句和叙述的中断将读者推向昏昏欲睡的境地。”请牢记罗吉的格言,将它打在纸条上贴到计算机或打字机前:“一部好的小说中的描写绝不仅仅是描写。”

  第三点忌讳是:不要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读者的注意力。这是初学者最容易犯的错误。

  关于写作忌讳概括化,没有人比俄国伟大作家契河夫说得更好。他在一封信中,告诫一位作家朋友避免概括化和平常化:“我认为,对于自然的真正描写应该相当简略并与主题存在相关性。应该避免落人俗套的描写,比如,‘落日沐浴在黑色海洋的浪花之中,绦紫色的金光一泻而下’等等。在描写自然时,要抓住细节,而且要达到这样一种程度,即使闭上双眼,也仍能看到你所描写的场景。

  因此,当你坐下来写作的时候,请记住,不是“一杯饮料”而是“一杯马丁尼”;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只长卷毛狗”;不是“一束花”而是“一束玫瑰”;不是“一个滑雪者”而是“一位含苞欲放的年轻少女”;不是“一顶帽子”而是“一只高顶回角

  帽”;不是“一只猫”而是“一只阿比西尼亚猫”;不是“一支枪”而是“一支0。44口径的新式自动手枪”,不是“一幅画”而是一幅“马奈的‘奥林匹亚’”。

  将描写四忌与契河夫的金玉良言合二为一,我们就得到了一条所有好的作者在描写时都应该遵循的一条规则:要具体!

  你要能准确地描绘出一幅幅场景,使人物真实可信,他们在自己国有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和味觉中进行着日常工作。——拉威尔-斯潘塞。

  “怎么才能让事情看起来真实可信呢?”当一位作家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是对他的一种赞扬。如果有人进一步对他说:“我好像身临其境,能够听到、嗅到、感觉到这些地方,就像走进了小说的书页中”,那他给读者的东西就的确非同寻常了。当我被问及同样的问题时,我的回答是:“借助于五种感觉”。一些作者总意识不到应利用读者的五种感觉来获取真实感。利用读者的视觉感受是常见的,但是利用读者的嗅觉、听觉(除了在对话中)、触觉或是味觉又有几次呢?我从197年开始写作,至今仍在我办公室的墙上保留着五个词:看、听、感、尝、嗅。每当我写作的时候,都会参照这张表,有意识地写些带有气味的东西。实际上,一些令人作呕的东西在创造真实感的时候,反而有奇迹般的效果。

  想想当一个人打开冰箱的时候,那种腐烂的水果的味道;当一个人剥一只熊皮的时候,那腐臭的脂肪;当一位妇女在无人服务的加油站给油箱加油的时候,手上会沾满了汽油味。仅在故事的开头提及味道是不够的,在叙述情节时,你还得反复参照那张表。让我们设想一下,一男一女正在争论某件事情,男人从门口一直冲到厨房,冲着女人大声嚷嚷:“我不能再忍受你妈妈和我们住在一起,老太太必须在我回来之前搬走,否则我就离开这个家!”在设置这个场景的时候,我可以让女人烤制南瓜饼(味道甜美、温馨,让人回想像感恩节一样的快乐时光),但是如果再加上腌制香料和醋的气味,这个场景就呈现出寓意。我会在某个时刻让读者想象这种气味:“我郑重警告你,劳拉,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他说着,那样子就像厨房里的味道一样酸。不要忘记,在争吵的时候,劳拉还一边往罐子里装着泡菜。当她在大声吵嘴的时候,可能会烫伤手,然后把手伸到冷水里冲洗。当然,她也可能正在往泡菜里倒盐水,并且洒了一地,然后还要擦干净。她还在粗棉布制的围裙上擦**的手。她可以擦拭从额头(热热的,痒痒的)上流淌下来的汗水,她可以一边叫嚷,一边挥舞手中的勺子(坚硬的,木柄的),并向男人扔去。这些都会增强视觉效果。当争吵越演越烈的时候,可能会听到什么声音呢?是不是有条狗溜进来,喝锡制饼盘里的水?

  是否有一辆行驶的汽车正在马路上发出卡嚓卡嚓声响呢?是不是传来孩子们在隔壁人家院子里玩耍的声音?当炉子上的水烧开的时候,是不是在叮当作响呢?水有多么热呢?你告诉读者温度了吗?小说中女主角是否在泡菜罐的旁边放了一杯冰茶或是冰咖啡呢?争吵以男人气冲冲地出去而告终,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此时,女主角是否拿起杯子,痛饮冰咖啡,发觉咖啡很苦,然后做了个鬼脸呢?正如你所看到的,在类似上述的情节中要同时唤起人的五种感觉是有可能的,但是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情节必须进行精心的安排。绝大多数情节是不能用全这五种感觉的(尤其味觉最难写进去),但是你可以很容易地唤起读者的四种感觉,在大多数情节中,起码可以唤起读者的三种感觉。当你对小说对白的真实性表示怀疑的时候,就大声读出你的对白,假装你是一名演员,并以电影屏幕和舞台上需要的那种抑扬顿挫的腔调说出你的台词。如果它听起来很生硬,不自然,就需要修改。不要忘记,人们用语言所表达出来的思想总是未经加工润饰的,所以要让人物说的话短一些。生活中人们总是一个一个地提问题,你小说中的人物也应这样做,特别是当他们要彼此认识了解的时候。人们在谈话中经常叹息、抿着嘴笑、抓头、鼓起双颊以及端详他们的指甲,你也要让小说中的人物有这些动作,并让人们在干工作的时候,继续他们的谈话。

  使用收尾语来创造意象。请看下面两个例子:“你从来就不喜欢我的妈妈!”劳拉大声嚷道。她“砰”地一声把水壶放下。“你从来就不喜欢我的妈妈!”劳拉猛地扔下水壶。第二句更增加了紧张程度,让故事情节更快的向前推进,减掉了多余的词语,暗示而不是告诉读者劳拉正在大声叫嚷。这就是我所提及的原则的最佳时刻,我正是通过这些原则来衡量我所有的作品的。紧张的时刻所用的词要少而精。我是从我的英语老师那儿学到这一点的。在我写第二本书时,有几个情节我总无法写下去,但是我找不出原因,我就把手稿给这位老师,请她提出批评和建议。当她告诉我这个规则之后,我就把它应用到我的小说中,结果,一切都变得一目了然。在情节紧张的时候,要采用短小精悍的句子,句子中要采用短词,少用结束语,要写得突如其来。当你做到这些的时候,紧张气氛就可以油然而生了。与此相比,在气氛比较沉闷的情节中,到处笼罩着寂静和安宁,此时就要使用较长的句子,较长的词语,较长的段落,以及更多的结束语。这样做就会自然缓和紧张气氛。当你在构思小说时,就要确立写实的态度。只在通过观察、思考你才能准确地描绘出一幅幅场景,使人物具有可信性。他们以固有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和味觉进行着他们的日常工作。好了,正如我前面说的,味觉是最难写进小说中的,但是五种中有了四种也不算坏。

  应用这五种感觉,利用句子结构来创造或缓慢或紧张的气氛,这样你写出来的小说读者就不能丢下了,因为它们是那样真实可信。抓住兴奋点:

  对小说家而言,能始终抓住那极具魔力的兴奋感就是最大的奖励。——菲立兹-惠特尼

  在作家的一生中,有许多令人兴奋的时刻。如果这些时刻是在经历了被拒绝和失望之后,那么将更加令人喜悦。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时刻,第一次听到编辑对我鼓励的话语,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文字被印刷出来,或者第一本自己的小说握在手中时的狂喜。我坚信,对任何一位小说家而言,真正的“兴奋之巅”是无处不在的。而且,它还会不断地涌现,因为我们学会了如何去激发它。我是指当一部新的小说在构想时,脑海中所出现的第一缕闪光时的奇妙时刻。在一个新故事(或小说)的最初构思中不断闪现时,作者会有一种眩目的感觉,我们通常会觉得这将是自己所写的最好的作品。

  这种奇妙的感受可能常在片刻间出现,我会带着此种感受度过几天或几个星期。这些思想中的闪光聚集着如此多的奇异光彩,好像由于某种魔力而不断地闪烁着。

  于是,我把它们写下来。我总是很高兴地写出一个又一个故事的开头,但是偶尔才完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我写出来的东西永远不如我梦想中的完美,我太心急了,当我发现自己仅仅是给故事开了个头,必须把它们进行下去的时候,我便失去了兴趣。魔力消失了,于是我又不断地放弃那些故事。

  我羡慕那种能够沿着最初的构想,并把它发展成小说的作家。但是我却无法一蹴而就,所以我必须在动笔之前,明确写作的方向。我找到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保护那些最初的闪光点,并使之继续闪亮或者再现。我发现自己在写到30页左右时,如果仍能保持初始的兴奋状态,我的兴趣就会被高度调动起来,直到完成作品。

  最初的兴奋能持续多久是因书而异的。我先花些时间在笔记本上设计人物,搜集情节中的零碎片段,明确我的写作方向,或者草草记下脑海中曾涌现过的东西,直到我必须动笔的那一刻到来。那一刻总是在我还没完全设计好时就来临了,我从不拒绝那股推动力,至少我可以先为我的故事开个头。为了奖赏自己,我通常会先写上几页,这对写作的连续性是有益的,它能随时帮我回到人物和情节的构想中去。

  当我再次翻阅已完成的部分,愉悦的感觉便又涌起,我真想有位读者能与我一起分享这些优美的文字。我并不期待一下子得到很多,但我的确希望得到赞许和肯定,尽管我知道自己是这些作品的最糟糕的评判者,因为我深陷于创作之中,根本看不到它的缺点

  通常我所选择的读者都是深诸这套规则的,他会在给我鼓励的同时又温柔地来点建议,让我不至于飘飘然。而我迟早都会再读一遍第一章,看看经过了思考后是否能改得更好些。对于初学写作的人而言,过早地请人提出批评意见是危险的,它会使最初的兴奋被轻易地浇灭。较为保险的做法是等写完后再请别人来阅读和评判。

  现在,我不再奢望极度的兴奋点能始终延续,我知道它还会再现,令我兴奋,激励我继续往前走。要知道,几百页的故事仅靠一次兴奋浪潮的冲击是不够的。在写作过程中,一些绝妙的新想法会使我峰回路转,写出意想不到的转折之笔,把我再度引向兴奋之巅。小说家应该是情绪化的人,倘若我们的写作成为没有激情的自觉运动,写出的小说也一定会平淡无奇。

  静等灵感的突然迸发也是不明智的。写不下去时,我常问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人物可能会采取什么意想不到的行动?什么样的情节才是既合乎逻辑又出人意料的?我在脑海中过着电影,任灵感的火花不断地撞击。

  让我们分析一下小说写作中常遇到的三种兴奋状况。第一种是最为重要的,即作者对将要描写的故事的亢奋的感觉;第二种是小说中的人物在发挥某种特殊作用时的体验。如果你能发现那些促使人物兴奋的动力,你就达到了兴奋的另一个层次。第三种兴奋是有关读者的。如果你和人物的兴致都很高,那么读者也将从你的故事中得到满足感。

  作者的目的在于让读者和人物同呼吸共命运。但如何令作者始终保持高昂的情绪,使之花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来完成他的小说,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对所写内容产生厌倦和没有了长远计划是主要的症结。为了保持对写作的新鲜感,我给自己订了条规矩,即:不要过多地回头看自己已完成的部分。当我每天开始写作时,我只读最后的几页,它给我一种赶紧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尽管我是多么想了解已经完成的部分,看一看它究竟怎样,但我绝不允许自己往前翻看超过5页以上的部分,哪怕是仅仅一小会儿。

  那一时刻还是到来了,当我开始确信我写出的不过是一堆乱八糟的东西时,我便失去了兴趣和信心。于是我干脆从头读起,一直读到我写作卡死的地方。然而,它们却比我料想的要好得多,哈,我又精神抖擞,继续往下写。我发现经过这遍浏览后,我对人物的理解更加透彻了。在写小说的过程中这种情况会经常出现。

  我自己的办法是读书,我和小说进行交流。我读小说的目的不是为了模仿或得到新思路,而是发现某种情绪。我的注意力在书页之间漫步,当某些东西忽然触动我的情弦时,我就可以继续写了,因为我已经能把那种情绪传递给我的人物了。我把干巴巴的爱情场景重写了一遍,这一回效果很好。我还发现了一个可以对付兴趣丧失的办法:给你的脑袋补充新给养。

  “焦虑感”是值得利用的有效方式之一,但我并不推崇这个带有负面效应的方法,它仅是一种方式而已。我们可以运用各种方式把兴奋传递给读者,并使它不断增强,以保持思想的最初闪光。对小说家而言,能始终抓住那极具魔力的兴奋感就是最大的奖励。

  微型小说之所以能以区区篇幅吸引读者,诀窍之一,便是在描述中巧妙地运用“悬置紧张法”。“悬置紧张法”又称悬念、“卖关子”、“设扣子”、“系包袱”等,它是小说的一种既常见又十分重要的技法。车尔尼雪夫斯基是这样运用“悬置紧张法”的——他在自己的长篇小说《怎么办》的序言中说:“我援引小说家所常用的诡计:从小说的中间或结尾抽出几个卖弄玄虚的场面来,将它们放在开头的地方,并且给装上一层迷雾。”在《怎么办》中,一开头就写罗普霍夫伪装自杀,这样处理就引起了悬念,然后再倒叙他过去与薇拉、吉尔沙诺夫的关系,解释他假自杀的原因。其实,“悬置紧张”不仅可以用在开头,也可用在中间,甚至可用在结尾。如电影《保密局的枪声》,结尾的镜头是常亮出人意外地开枪打死特务组长,救出刘啸尘和阿纪,随后跟着溃逃的国民军队走了——常亮究竟是什么人,影片直到结尾都没有交代。这种在结尾产生的“悬念”必将引起观众的种种推测和联想。“悬置紧张法”其内容可分为两类:一是作品中某些人物心里有“数”,而读者却完全“蒙在鼓里”,让读者自己去判断猜测情节的进展。如《草船借箭》,诸葛亮心里早已预知天有大雾,可在三日之内“借”到十万支箭,而读者却完全不知,焦急地担忧着诸葛亮的命运。一是读者对情节的大部分已了解,而作品中的某些人物却“蒙在鼓里”,让读者睁大了眼睛看这些人物将如何动作。如《十五贯》中读者已知是娄阿鼠偷了钱,而作品中的人物除娄阿鼠外,一概不知,于是读者关切地期待着:这件冤案将如何处置?篇幅较长的小说在运用“悬置紧张法”时,可以在大“包袱”中系小“包袱”,在大“扣子”中结小“扣子”,一环扣一环,一个“悬念”接一个“悬念”,把矛盾冲突推向总**。而微型小说篇幅特短,它往往只设置一个小小的“悬念”,描述到结尾时忽然抖开“包袱”,使读者大吃一惊,从而收到很好的效果。运用“悬置紧张法”,一要注意其真实性,既要“悬”,又不能“玄”,即不能故作玄虚,破坏作品的艺术真实;二要注意紧紧围绕着主题来“悬置紧张”,如果在枝节上“悬置紧张”,那只会削弱作品的主题思想。

  五彩神龙,七彩宝龙,冰霜巨龙,铁翼狂龙,风暴神龙,紫金神龙,疾风飞龙,火眼金睛兽,狮麋兽,嗜血人面蛛,血牙野猪,开山莽牛,北域金雕 暗麒麟 碧光魔兽 血月魔狼 大地暴熊 烈焰魔猿 暴君龙 恶梦魇魔 噬魂龙,裂地龙,雷龙,啸月天狼

  龙族一词通常指古代神话里的神秘种族。西方神话中的“龙族”主要指剑与魔法世界中的“dragon”;东方神话中主要指某些宗教以及传说中的龙。不管是西方神话还是东方神话,“龙族”的一大共同特点都是会飞,而且还能从嘴里喷出火焰、洪水、雷电、冰雹等各种各样威力巨大能量,因此在神话中“龙族”通常都是地位相当高的种族。 西方神话中“龙族“常以”反派“身份登场,西方“龙”长得像蜥蜴,身上有对翅膀,与之相伴的是屠龙战士之类的特定人类职业,他们以拯救人类消灭龙族为已任。东方神话中“龙族”属于至高无上的神异动物,身形如蛇,具有虾眼、鹿角、牛嘴、狗鼻、鲶须、狮鬃、蛇尾、鱼鳞、鹰爪、九种动物合而为一之九不像的形象。在东方人眼中”龙“是吉祥和威严的象征,中国古代皇帝将自己看作”龙“的化身。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对龙是一种崇拜的心态,中国人更将自己视为”龙的传人“,在不同文明中”龙族“被解读的意义也有所不同。在一些西方神话小说中亦有半龙半人的龙族登场,东方神话小说中龙族也能随意变幻人形(如《西游记》中的龙族)。

  介绍:崇拜光明的神殿,一般性为历史悠久的神殿,受大多数普通百姓的信仰。(小说中一般会提到其内部黑暗……)

求一些写玄幻小说的资料 不要怎么写的_玄幻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