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起点网 > 未来科幻 > 对时_起点网

对时_起点网

  20世纪90年代,中国科幻小说重新启航,经过20多年的辛苦耕耘,终于结出了累累硕果。刘慈欣的《三体》在2015年获得世界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以此为标志,中国文坛兴起了新一轮科幻热潮,其关注视域已经从文学创作层面拓展到理论研究层面。那么,这次科幻热潮将会对文学的未来发展带来哪些启迪,又将如何更新我们对文学的认识呢?

  如果说现代心理学为文学的发展提供了内向维度,使人类深邃而神秘的心灵世界得以诉诸笔端,那么在现代物理学和宇宙学的助力下,文学将开启崭新的外向维度,在现实维度之外探索更为深邃和神秘的宇宙维度。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在《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中写道:“在我希望下一个千年继承下去的各种价值中,有一种高于一切:一种具备对精神秩序和精确的爱好、具备诗歌的智力但同时也具备科学和哲学的智力的文学。”他梦想这样一种未来的文学:“把浩瀚的宇宙学、萨迦和史诗全都浓缩成只有一句隽语的大小。”我们认为,科幻小说就是卡尔维诺所期盼的在宇宙维度上展开的未来文学。

  《淮南子》有言,“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作为科幻小说的重要故事背景,宇宙其实是时间和空间的统一体。随着人类对宇宙研究的不断深入,科幻小说所把握的时间尺度和空间尺度也不断扩展。比如,在科幻巨匠阿西莫夫的系列小说《基地》中,时间跨越了3000年,空间则跨越2500万个星球。《三体》第一部的时间跨度不过是从1967年到2007年的短短40年;第二部从2007年写到2208年,时间跨度超过200年;第三部则从2208年写到1890万年之后,如果以大宇宙(即原有宇宙)时间来计算,则可能是上百亿年。从空间尺度看,《三体》第一部和第二部大致限定在4.3光年内,第三部里,人类到达了距太阳系286.5光年的DX3906恒星,作品甚至写到了大宇宙不只一个,大宇宙之外还有“小宇宙”,大宇宙之后还有“新宇宙”。

  科幻小说的宇宙叙事超越了传统文学相对狭窄的视角,以瑰丽雄伟的科学想象极大地拓展了文学的表现空间,同时也构筑了新的美学景观。刘慈欣在《三体》中描写了在三颗无规则运行恒星主导下的“三体”星球,人类太空舰队在“水滴”攻击下全军覆没,宇宙歌者的“二向箔”对整个太阳系的二维化等,这些奇异景象给读者带来了特别的审美享受——“新奇性”和“震惊体验”——而这正是刘慈欣对科幻美学的自觉追求。他说:“我个人认为科幻文学的核心……可能就是对科学、对未知、对宇宙的惊奇感。”(《我依然想写出能让自己激动的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访谈录》)这种惊奇感可能蕴含着传统文学难以企及的厚重与深刻。

对时_起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