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起点网 > 都市爱情 > 沙巴体育_都市爱情_起点网

沙巴体育_都市爱情_起点网

  孝文见之前偷袭的人已经露面,兴奋无比,脚猛然发力,像一颗子弹冲天而起,直直的飞向冥君。

  冥君法力高强,对于孝文的进攻不躲不闪,就那么一章下去,孝文就被震到地上,口吐鲜血。冥君杀伐果断,并没有任何话语,聚力于掌心年,对准孝文位置,凌空一掌下去,这一掌威风无比,较之前胜而不及,看样子就要以诛杀孝文为目的。

  却在此时,一道白光对上凌厉而来的掌风,于空中爆炸起来一道空气巨浪,烟雾消散,看清楚来者是白发少年,他倚天而立,龙袍衣袂飘飞,一股王者之气凛冽地散开。

  白发少年负手而立,并不回答冥君问题,反问道:“孝文乃我魔界中人,为何要下如此重的手啊?”

  “他杀我那么冥界将士,还吞食我冥界至宝,如此罪行,我下手还算轻的了。”冥君威严地说。

  “哦?那阴火不是你鬼兵放出诛杀他的吗?怎么变成了他吞食了你冥界至宝呢?你那糊涂的鬼兵倒也不错,竟然成全了他,他杀你兵将,那请问他吃饱没事干,杀你兵将目的作甚?若非你兵将得令要将其诛杀,他可能如此鱼死网破吗?”白发少年反驳道。

  肖龙来到孝文身侧,孝文已经满嘴鲜血,昏迷不醒。肖龙对白发少年略有了解,然今天,白发少年多多袒护孝文,却令其察觉其中颇为蹊跷。

  冥君不敌白发少年口舌,斥道:“哼,休要逞交口舌之快,天界有令,诛杀孝文,有命在身,说再多也无济于事!这里没有你们魔界的事情,休要插手!”

  “哦,孝文来我魔界要人,敢问,怎么不关我们魔界的事情?另外,冥界不是一直中立吗?如今怎么成了天界的走狗了?”

  “休要胡言!冥界本就归属天界,冥界主管阳间善恶轮回后事,虽不屑插手你们争霸,但也得遵守天界之规、之法,万不能违背。”冥君道。

  “如此说来,冥界是要与魔界为敌了?”说罢,一股看不见的威严在呢白发少年周身围集,刮起阵阵旋风。

  冥君见此,犹豫片刻,善恶二使见事情已经快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忙上前来劝谏,说:“咱们冥界自古中立,以掌管阳间轮回善恶之事为要,故未受到战乱之波及,保了千万年的平安,倘若今与魔界对立起来,对冥界百害而无一利。”

  善恶二使觉察冥君动容,继续说:“冥君以冥界兴亡为己任,当以大局为重,与其双方撕破脸,引火烧身,遭到战乱殃及,为何现在不卖他一个人情,表示冥界仍然保持中立,保证冥界万年勃发。”

  “但是天界这次下的是严令,是死令,倘若未诛杀李孝文,天界怪罪下来,可是灭顶之灾啊!”冥君说。

  “冥界将士威猛,千万雄狮,实力雄厚,天界就算要怪罪下来,也不敢对咱们冥界轻举妄动,可是,那白龙是天地所生,法力无边,如果今天与白龙硬对硬的,咱们能否诛杀孝文尚且不知,就算赢了白龙,咱们也讨不了好,请冥君以大局为重啊!”善恶二使对冥君进行厉害分析,令冥界动容,想来也是如此,不如送他一个顺水人情,万一天界和魔界真的又开战了,至少冥界是中立的,不至于遭到战乱波及,这也是一件对冥界极其有利的事情。

  冥君想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正欲开口,却见白龙脸色惨白,气息混乱,分明是受了内伤。

  白发少年也察觉到冥君应该已经猜忌到自己受了内伤,为了保证孝文平安,他以传音告知肖龙,令其速速离开。白发少年暗中施法,打开通往阳间的入口,肖龙见路口就在眼前,于是扶着孝文,一头钻了进去,来到了阳间。

  冥君虽然发现入口被打开,奈何肖龙动作迅速,强制关闭之时,肖龙已经带着孝文来到了阳间。白发少年因施法过急,触及内伤,一股腥甜涌上喉头,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强制压住血脉的上涌,然而这微小的举动却没有逃过冥君的眼睛,冥君于是说:“白龙有伤在身,还大老远跑到冥界来办事,白龙对魔界的衷心可见一斑啊。”

  白发少年明白冥君的意思,既不赞同也不反对,说:“为魔界百姓安定,本尊份内之事!”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白发少年杀气散开,阵阵杀气波及,掀翻靠前的数百鬼差。

  “哼,将白龙献给天庭,魔界实力将不堪一击,就算魔界知晓,天兵早已经攻入魔都,魔界彻底覆灭后,还能奈何我冥界吗?”冥君掌风一甩,几道凛冽的刀风快速向白发少年疾射而去,白发少年自知内伤在即,不可硬对,于是抽身飞离,躲开了冥君的攻击。

  冥君并非善类,哪里会给白发少年机会,冥君飞身而去,挡在白发少年面前,速速祭出几掌,皆被白发少年所化,两人在空中打斗激烈,剧烈的爆破声音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激起地面滚滚灰烟。

  五百多个回合后,白发少年心口撕裂疼痛,他感觉快压制不住自己的血脉上涌,自知不是对手,倘若再如此消耗下去,要是被活捉到了天庭,自身成为天界要挟魔界的工具,那他便是千古罪人,绝不能令其活捉自己!这是白发少年唯一想到的。

  “这把宝剑,乃与我本是一体,同是天地所化,我这老朋友已经万年没有品尝血液了,上一次出鞘,应是一万三千年前的事情了,也正是这把剑,斩杀了上古战龙,没想到你竟然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白发少年历经人世,善于揣摩人心,很清楚如何给对方施加心理压力。

  “上龙元剑,谁与争锋,那真是一场旷日大战,上古战龙率万龙腾飞,而你独战群雄,此斗志我不在你之上,我敬佩你是个英雄,不如你自刎了吧!”冥君道貌岸然地说。

  白发少年知冥君狡猾,并不中计,于是心生一计,激怒于他,转移他的注意力,说:“的确,当时我与上古战龙大战15日,震天撼地,那是一场令本尊终身难忘的经历,他是本尊唯一的对手,倘若不是仙魔对立,我还真希望与他做个朋友,弹琴赋曲。本尊非不战而屈人之兵者,我今若是自刎了,那岂不是成全了天界?就算要死,我也要斩杀你的头颅先!”

  “哼,好大的口气,本君这颗头颅,你要有本事来取,就来吧!”冥君负手而立。

  白发少年以全力向冥君飞天而去,如一颗子弹,裂空做响,冥君见白发少年此次攻击尤甚,不敢大意,全心应战,哪知白发少年却是宝剑离手,剑身凌空而来,冥君以为白发少年仰仗的杀手锏必然是此宝,上龙元剑,天地至宝,于是祭出全力对付上龙元剑,却不料宝剑只是虚招,白发少年以最后一点法力撕破去往阳间的结界,离开了冥界,冥君察觉白发少年的诡计虽然已晚,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凌空给了他一掌。

  “白龙已经身受重伤,法力全失,派鬼差前往阳间捉拿,这把宝剑献给天庭,就说白龙阻扰,孝文未能诛杀,让他们另派明贤吧。”冥君说。

  善恶二使接过宝剑,两人无比哀伤担忧,事后,矮个子叹息道:“相识一场,不知道法力全失的他在阳间是否熬得过啊。”

  矮个子也无奈地赞同:“命数使然,如果没有冥界天界魔界之分,可能咱们还是好朋友!”

  白发少年正欲逃出冥界,却中了冥君一掌,来到阳间后,终于克制不住体内热血上涌,他猛喷了几口鲜血,法力涣散,跌倒在地。

沙巴体育_都市爱情_起点网